找过小姐!我有XX症状!请问我是不是感染HIV了?

2018年10月12日19:03:02 发表评论 1,697 views

和小姐接吻会感染艾滋吗,小姐 打飞机会感染艾滋吗,恐艾怎么办,找小姐怎么避免感染艾滋,按摩会感染亚博vip86.com吗,油压按摩会感染艾滋吗,找过小姐!我有XX症状!请问我是不是感染HIV了?

-------------收集了两题,这两算是经典的---------
问题1:『3个周前去叫了小姐,上周身体发烧,及这周喉咙痛,都无感冒症状,这是艾滋的常见症状吗?』
问题2:『小编您好,我在11/24时有去按摩店让小姐按摩,过程有小姐帮我做油压按摩,打手枪,亲奶头,仅有以上行为,皆无阴道交与口交,小姐也没有脱内裤,但我在昨天12/17却发烧了,加上喉咙有痛,去给耳鼻喉科看过医生,医生说是喉咙发炎引起发烧,吃了两包药后现在有退烧了,身体目前是没有淋巴肿大跟起红疹也没有腹泻,请问我这样会是感染了HIV吗?实在有点担心,请小编协助回覆,谢谢! ! 』

这类型问题大概是各爱滋领域工作者最常接到的电话/线上爱滋咨询类型之一,这类型问题常见包括几个议题,其一是与性工作者接触议题(性工作者污名),其二则是风险评估,其三则为症状相关,前两个主题可以阅读网志『那一夜,与性工作者发生关系后...?』

本周来聊聊的是,关于这些症状,我们该用怎样的角度看待这些症状?而我们又是否能够坦承面对自己,以及这些症状的产生?

首先,从行为发生后的时间序来看,应当是下列的顺序:发生风险行为— >感染爱滋病毒— >产生疑似急性症状或无症状— >进行爱滋筛检— >确认感染与否然而,网路资讯的广泛与发达,我们会看到两种说法『如果你有下列症状(发烧...等约莫十项),就代表你可能感染爱滋』以及『感染爱滋初期一定会有的症状』。

第一种说法呢,的确没错,可以这么说;BUT,把可能感染的疾病替换成一般感冒、流感、肠病毒、中耳炎、甚至运动过量与工作压力...等,这些都可以成立,其实多数的细菌、霉菌与病毒进入人体都可能会有雷同的症状,那是身体免疫系统产生反应的机制,也是身体的自然反应,代表身体正在对抗这些外来物。

然而,第一种说法就是倒因为果,依着时间序来排序因果,应该是感染爱滋而可能会有下列症状;当把因果颠倒后,造成的结果是,每当有身体症状就会放大检视自己,反覆确认身体体温、疹子、淋巴肿等,倘若检视到其中一项或多项,就会认为自己可能已经感染爱滋,且认定这些症状可能是因为爱滋才产生,强化爱滋与症状的连结,接着因心情烦闷且小剧场反覆上演各种戏码,因此辗转难眠,可能夜里滑手机查爱滋资讯(因为怕家用电脑留下纪录,且夜里枕边人已睡),更遑论网路资讯参差不齐,太多陈旧与错误资讯,因而睡眠品质低落(浅眠、做恶梦等),间接导致食欲欠佳,接着平常能感到开心的活动大概都转而无感或者快乐度下降,身心压力欠缺抒发与恶性循环之下,转化成生理症状,例如腹泻、感到疲倦...等,因此又增强自己可能已经染爱滋的信念,甚至无法相信筛检阴性结果(此议题会另开一篇来说明)。

(至于第一种说法何以产生,并非本篇重点。) 第二种说法仿佛掷地有声;BUT,从实务工作经验,有些朋友是定期筛检,只是在某次匿名筛检检验到疑似阳性,其实也没有任何症状,例如最常提及的发烧(有97%与80%的说法),而这些朋友并无任何症状,可以直接推翻一定会有症状这句话;甚至,实务工作经验而言,甚少听到疹子或者淋巴肿这类型的症状,因此透过症状推论感染与否,并非适当作法。
甚至有些朋友持续发生具有感染风险的行为,却误以为一定会有症状,因此降低筛检意愿,这都是L编不愿意看见的事情,因为这可能会延误治疗时间,直到当事人自觉身体不对劲,也许可能是数年后了。

此外,亟欲立即确认是否有感染,或者要求爱滋工作者回应透过症状项目与程度来评估感染可能性,甚至感染机率,相信此处有着无法等待的特性,而无法等待可能基于两种可能性,一种是对爱滋的恐慌漫出来了~,另一种则是有固定单一伴侣,对于可能构成伴侣被感染有极端的焦虑感与罪恶感。

做个小结论:其实这些身心症状是整体社会氛围对爱滋恐惧的产物,即使爱滋议题已逐渐被看见,然而恐性与爱滋污名双管齐下如同麻花辫交织作用之下,如关系外的性发生时会自觉做错事情且有强烈自责感,而自我责备则会与受到惩罚(获得疾病)产生连结,这部份可以从许多朋友反覆筛检来印证,透过筛检这个仪式的体验,如抽血、自费筛检等,仿佛是一种净化仪式,借此消除罪疚感。而爱滋目前慢性病化,尚且无法治愈,此前提则加剧了对爱滋的恐慌,因此更需要透过确认自己筛检阴性,以撇清自己与爱滋及爱滋污名的关连。

L编会建议的是,这些症状可供初步筛检检验阳性时,陪这位朋友推估大概感染时间,如八月中曾有发烧达一周以上,大致可推估被感染的时间约莫是七月,而接下来我们能先做些什么并进行讨论,假使感染时间可能相对久(如三年前曾有不明原因发烧长达一周),就医的部份就需要着急些,减少伺机性感染的可能性。同时也向每个因症状前来筛检朋友表明,急性症状可用来确认感染时程,而不是让一个非感染者用以评估自己是否感染;确认感染与否只能透过筛检,任何症状都不足以评估是否感染,当然无身体症状也不代表没有感染,这都是很明确的态度;至于筛检空窗期,可参照本版网志。假设理想性地来看待急性症状,那是需要这个社会足够友善,我们也都能够理性看待爱滋,也许透过这些症状评估自然可以是成为一种方式,而同时回顾自己是否的确有风险行为;但如果只是非理性地无端恐惧,那这些并不适合,因为过程中会将整体社会对爱滋的污名内化到自身,仿佛陷入泥沼无法自拔。但愿这社会足够良善与接纳多元,让彼此都能自在地生活,那也许能够达到理想性的状态。最后,我们是否能够诚实地面对自己的身体与身体症状,以及内心正在面临的焦虑感受,这些焦虑又是怎样产生的,且是否因着焦虑而衍生出更多的身心症状。而这些身心状态是否有任何能够安心让我们愿意说出口,且舒缓压力的空间,抒发是重要的,却因着爱滋污名与恐性,我们的社会间接导致我们害怕说出口,害怕道德遭受评价,然道德是用来审核自身的,并非对他者;倘若这些也漫到干扰生活了,也许心理咨商或者身心科都能够成为维持生活功能且面对自己的方式。最后的最后,我们都不完美,也许偶尔做了让自己感到自责的事情,然而这也是生活的一部分,愿意承认且接纳不完美,生活可能才会缓缓地回到原先的轨道,往前走下去,离开恶性循环的罪疚与苦痛,与反覆自责与小剧场的自己告别,生活仍有许多美好,等待我们发现与看见。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